谜之热爱修罗场

满脑子丧梗~目前已放弃治疗

【贺曲】爱情陨落的100个瞬间·第十章(ABO)

讲个冷笑话:月初立了个flag,丧就更文,不丧不更,结果我日更了。。。
继续蹭60分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突然头疼 强行扣题~

分割线: ------------------------------------------

白天坐地铁,晚上打车,或者蹭乐团其他的同事的车,平时没什么事情都不往外乱跑——曲和盘算得稳稳当当的,贺涵觅不到纰漏,即便他有意找到曲和演出的会场外面等着,换来的也是曲和的装不认识。
一个星期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曲和终于失算了。
这天乐团开会定了下周去欧洲巡演的时间和曲目,散会后还早,曲和不想麻烦别人,就径自去坐了地铁。

早早耳闻过上海地铁一号线漕宝路的灵//异事件,当年他漂在北京时也不断听当地人提起过375公交车闹//鬼遗事,都没太放在心上,毕竟生活的艰辛早已消磨掉了人类对阴灵的畏惧:地铁上那一张张不耐烦的、漠然的、焦虑的脸,或苍白或泛黄,鲜见几张有活力的也是神色恍惚地沉迷于手中五六寸大小的屏幕,跟游魂又有什么区别?
他搭上的是二号线,据说静安寺这一站也有过吓人的传闻,他不在乎,处在情绪的最低谷,巴不得魑魅魍魉把他带走。

迷糊中,他睡过了静安寺,睡过了中山公园,也忘记了下车换乘。
以前黄志雄说要带他坐北京的一号线,是最古老的一条线,从四惠东坐到苹果园,权当京城一日游。由于两个人都忙碌,直到离婚了都未能成行。
后来他每每上了地铁都会想,一个人坐完整条路线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不幸的是,今天他做到了。
待他听到报站名:虹桥机场,冷气吹过头顶,头倏忽地一疼,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

他不想回家,不想面对贺涵,就找了间星巴克坐下。两杯咖啡的工夫过去了,才猛然记起,末班车的时间也过了。
连日的委屈和疲惫一齐漫了出来。他像掉进了一个冰冷的漩涡里,努力想往外爬,水中滑腻的藻类和淤泥却拼命缠到了身上,挣不脱、甩不掉,直到耗尽全部力气。
泪水打湿了面前的咖啡桌,曲和连忙掏出手帕纸擦拭。再伤心再绝望也不可以在人前落泪,这与他的年龄和身份不符。

差一刻钟十二点,贺涵的电话打来了,问他在哪里。
沉默了半分钟,又一滴泪划过脸颊,他屈服了。
一路无话。
回到家曲和继续呆坐在沙发上,似在思考人生,连汤圆走过来蹭他都无甚反应。
“要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打算在机场坐到天亮吗?”贺涵柔声递过一杯热水。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我会去机场?”曲和接过热水,还不忘狠狠地瞪住贺涵。
“为什么?”

“因为我坐过站了,这些天我一闭上眼就会想起你看他的眼神,我夹在你们中间根本就是个多余的,只要他出现我随时都有可能被撇下...我想逃。”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在宣泄,在控诉,偏偏自尊心不允许它掉落得太猖狂。
上一次这么挫败还是四五年前报考北京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手,被竞争对手的黑幕挤了下来的时刻。可是当时还有黄志雄在身边安抚他陪伴他,现在他只剩自己了,独自被这漫无边际的寒意吞噬。
“对不起,上次我不该凶你。”贺涵沉痛地低下头,“过去我亏欠了他太多太多,总是忍不住想弥补他...”
“只是亏欠和责任吗?我不觉得。”

“我承认,我对他的感情很深,但是我们都结束了。”
曲和辨不清眼前之人展示出来的坚定究竟是发自肺腑还是惯性演出。
“我不是你的安慰剂,我想要的也不仅仅是做个摆设。与其这样,不如一个人过。”
“你不是止痛药,是我的救赎。既然选择了跟你开始,我就不会再犹豫和反复。过去做的错事我保证今后不再犯。”贺涵拍了拍曲和的后背,“快去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沐浴完已是凌晨三点。King size的床上,两人各占一边,中间留下空空的鸿沟。
“下周乐团要去欧洲巡演,你能陪我一起去吗?”曲和打定了主意问贺涵这一次,如果他拒绝了,说明他果然不够喜欢自己。
以前他最反感运用这些曲折迂回的方式去试探另一半,哪怕是影视在的桥段,也觉得矫揉造作不堪入目。多可悲,眼下他也宿命般的被这段不健康的关系损耗成了曾经自己最鄙夷的样子。

明明他们才完婚半年啊,却活像纠缠了十几年的怨侣,爱意抵消得摇摇欲坠,仅凭着各自的不甘心撑到终点。
他几乎不想听到贺涵的回答:去,不过是用暂时让步换来为期不远的平和;不去,就正中了他心中悲观的预设,从此更暗无天日。
“没问题,我申请修个年假就去。”
黑暗中贺涵的声音像蘸了药水的素色绢丝手帕,缓缓地熨帖过心间一条条伤痕。
总算不惶惑了。即便这药效并不持久。

第一站去的是巴黎,曲和记得贺涵提过,陈蔷就在市区的私立小学念书。他自然是没有时间出来探望的,演出结束的第二天又要匆匆奔赴下一个城市。
尽管如此,他还是给小姑娘准备好了一大盒礼物:Pirastro的松香,帕格尼尼和克莱斯勒的小提琴唱片集。打包完还慎重地系上蝴蝶结,让贺涵务必亲自送到陈蔷手上。
贺涵满口答应,将礼物盒放进了行李箱正中央,还用衣服包好。
随行的人都羡慕曲和找了个多金帅气又殷勤的Alpha,曲和不许他们起哄,心里也十分受用。

三年前其实贺涵到过巴黎,前后驻留了两个多月,为的是安抚尚在孕中的陈亦度。
那段日子虽然他每天像个随从似的处处都跟着陈亦度奔走,心中却满满都是幸福感。工作事务全靠远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不回国,公司恨不得弹劾了他。
他自嘲过,倘若让他当上了国王,一定会像爱德华八世那般的昏聩,只爱美人,无心经营江山。

注:

1.地铁灵//异事件多出自民间逸闻,真假未知,欢迎前去探访

2.爱德华八世,即温莎公爵,为了迎娶辛普森夫人放弃皇位,被戏称为“不爱江山爱美人”,当然历史上的真相并非如此

评论(9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