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之热爱修罗场

满脑子丧梗~目前已放弃治疗

【贺曲】爱情陨落的100个瞬间·第九章(ABO)

为了赶上今天的60分 @楼诚深夜60分 我拼了~
炖四喜丸子,说到做到 @潇湘绝歌 强行扣题

分割线: ------------------------------------------

曲和给陈蔷找的小提琴老师叫路天阳,是个男性Beta,跟他在一个乐团,暂时还不是首席小提琴手,私底下偶尔会带带学生。
这天曲和给陈蔷换上一套黑色莨绸裙子,茶色绑带凉鞋,乌黑的头发放下来,看起来既典雅又不失轻盈。
而且不傻,比商场里那些用粉色玻璃纱裹起来的小芭比娃娃庄重多了,陈蔷也颇为满意。

路天阳在音乐学院附近租了个琴室,下午没有别的学生,偌大的屋子里只有陈蔷一个人享受VIP的待遇。陈蔷试着抱住琴身,下巴抵住琴弦版上的托腮,电光火石间就迷上了这枚小小的乐器。更惊喜的是,她的手仿佛天生就会拨弄琴弓,音符在四根弦中来回跳跃。
“感兴趣吗,小朋友?”曲和见她这副踟蹰满志的模样,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自己,不禁想笑。
陈蔷点点头,“比你那锯木头的玩意儿有意思多了。”
锯木头??这形容让曲和气结,“可你昨天下午分明听得很投入。”
“蔷蔷别理他,这人缺乏幽默感。”路天阳得意地揽过爱徒。
曲和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琴室。

待曲和回来,陈蔷已经练完了一曲《闪烁的小星星变奏曲》。琴室又来了个长发女A,曲和认出了这是路天阳的女朋友顾岚沨,经常下午翘课来看男友。小姑娘一口一个“师母”,把人逗得花枝乱颤。
“姐姐我大学还没毕业,不要喊得那么老~”
“毕业了就看不上我师傅了吗?”
“你!”顾岚沨强忍住笑意,故作愠怒状,上前捏捏她的小脸,弹性十足。
“咳...”

他们这才发现曲和消失了一阵子又回来了,立刻停止打闹,异口同声地问道:“刚刚你去了哪里?”
“我去琴行给蔷蔷买了把琴。”打开琴盒,是Mardini的乌木小提琴,1/2的型号,演奏级别的。
“你居然买了这个牌子。”顾岚沨倒抽一口凉气。“曲大师改天也赞助我一把好不好?”
陈蔷并不知道这礼物有多贵重,纯粹是觉得好看,尖叫着搂住曲和脖子,激动地又唱又跳,哼他们没听过的法语歌。
“教材买了吗?”路天阳提醒道。
“难道琴行不送教材吗?”曲和意识到自己忘记了,打了个激灵站起来。
“没事,我送。”说着从抽屉里翻出一本《铃木小提琴教材》,活像武侠小说里面的宗师将武林秘籍传授给掌门弟子。

“今天玩得开心吗?”两人打了个车回家,排排坐后座,曲和也学顾岚沨去捏陈蔷的小脸。
“开心。”陈蔷紧紧抱着曲和送的小提琴,陶醉不已,下一秒又切换了画风:“叔叔,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
“以后能不能都带我来找他们啊,我不想跟陈平玩,他就是个Efféminement。”说完还撇了撇嘴。
曲和也目睹过罗子君的儿子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何利用外貌优势撒娇落泪无所不用其极,还跟贺涵在背后讨论过,这厮将来一定会分化成一个有手段又难缠的Omega,可是——
“叔叔也不喜欢他,不过用Efféminement这个词实在不太尊重人了,以后还是尽量不要说。”
“好,只要别让我跟他玩,我烦。”说得好像先前在家撒泼打滚的戏精本精不是她似的。

家里贺涵给他们烧好了一大桌子菜,其中就有陈蔷最爱吃的酱汁四喜丸子。小姑娘还不太会拿筷子,用叉子戳起来,一口半个,连吃了两个半才同贺涵讲话。
“Père,我要学Violon,我要跟路老师和顾姐姐玩~”
“想学就去吧,需要什么我给你买。”贺涵不动声色地给陈蔷加了只蟹腿。
“琴我给她买了。”曲和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蔷蔷的暑假还有三个多月,要不你跟她Papa说一声,之后这段时间就让蔷蔷给我们带。”
贺涵拿筷子的手一滞,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多天前闹得不可开交的两人现在竟然站到了同一联盟,还相亲相爱视若己出。

一周后陈亦度从威尼斯开完会回到上海了,来开停在贺涵家车库的车子,也同意了把陈蔷留下来过暑假。
又过了三个月,临近学校开学前陈亦度才又来接陈蔷。诡异之处在于,这段时间里陈蔷也不想念他,甚至连提都不提。
如果他真的忙事业忙到挤不出一丁点时间陪伴这个孩子,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来。
更心寒的是,贺涵对此也满不在乎,间接地纵容了陈亦度的不管不顾。
思来想去,曲和还是决定跟陈亦度谈谈。

司机帮陈蔷把行李搬上车,陈亦度召唤女儿出来,阔别百余天,连个拥抱都没有,见到曲和出来送她,还愣了一下。
曲和算是见识到了,还真有人比他还清高、脱尘、不谙世事。
“蔷蔷这孩子不乐意画画,你们也别老逼她学,事实上这孩子在音乐上的天赋很高,小提琴没几天就上手了,她自己也很有动力去练。并不是只有美术才算艺术的范畴,不是吗...”
“曲和!”贺涵铁青着脸出面制止。

这是他们认识以来,贺涵头一回直呼曲和的全名,以前都是叫“和和”的。
曲和难受得像挨了一记闷棍,但不妨碍他继续说话,“说这些是因为,我发现蔷蔷是棵好苗子可以培养,我很欣赏她,不是故意要跟你们叫板的。”说完扭头就回家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这些天对她的照顾。”陈亦度礼貌地回应,随后也带着陈蔷上了车。

从这天起,曲和几乎不怎么跟贺涵讲话,也避免坐他的车,除了吃饭和睡觉,两人极少出现在同一空间。贺涵道过歉,曲和不说接受,也不说不接受。
多年前母亲对他说过,倘若家里的墙壁长出了巨大的裂缝,要买水泥和沙子,请工匠来修补,而不是整栋房子都遗弃了,一走了之。
他也想修缮这段关系,也想摒弃情绪,理性客观地对待所有的问题,可是心里的裂缝怎么填?

注:

1.所有跟小提琴相关的知识都出自 @潇湘绝歌 ,感谢四夕提供;以及调戏蔷蔷的顾岚沨就是她本尊

2.Efféminement, 法语:娘炮

评论(52)

热度(34)